澳门十大娱乐网站官网

一粒种子的时光

来源: 作者:王静依 日期:2022-01-26

我是一粒高粱种子,妈妈说,我们还有一个名字叫红缨子,我们生而不凡,是酿造酱香酒的绝佳原料。赤水河畔就是我的家乡,这里常年湿热,空气中弥漫着紫红泥馥郁的芬芳。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尽情吮吸着雨露阳光,茁壮成长。盼望着、盼望着,未来的奇妙旅程。

夏日绵长,大家都被晒红了脸,腰也弯了些,这是成熟的表现,我暗想自己一定是长得最好的那一株。清晨,微风送来一丝丝凉意,立秋了。田间突然热闹起来,车声、交谈声由远及近。

“今年收成肯定不错,大家加油!”

“好!”

为首的农民伯伯吆喝大家干活,原来是来收割我们了,我挺直了腰杆,不一会就和小伙伴儿们一起被装进了口袋。

漆黑的车厢,摇摇晃晃,心里有一丝惧怕,也止不住的好奇,这是要去哪里呢?过了很久,隐隐闻到一丝酒香,这应该是妈妈说的酒厂了吧。

初识,是蜕变的起点

当我再次醒来,身边是一群系着红腰带的汉子,原来我顺利通过了体检来到的酿酒车间,一年一度的重阳下沙,意味着一年1个生产周期的开始。都说“粮为酒之肉、曲为酒之骨、水为酒之血”,不是所有的红缨子都能坚持到重阳下沙,不饱满的、有虫蛀的、霉变的、污染的都会被淘汰,我想我很幸运。

润粮开始,在开水的浸润下,我舒服地躺在地上,小伙子们快速翻拌着粮堆,你一铲,我一铲,非常有节奏感,这样不仅可以让我充分地接触水分,干活应该会轻松一些吧。第二天清晨来临,还是昨天的小伙子们,还没来得及跟他们打招呼呢,我就被铲入酒甑。一股股热浪袭来,身体变得柔软,恍惚中听见一个声音:“准备开甑”,我又被倒在了地上,铺开、摊晾,然后与小麦做成的曲药拌匀,继续堆积发酵。

身体开始慢慢发热,一位老师傅拿着温度计测量我的体温,他肯定工作了很多年,这么有耐心,一点儿也不理解我这种迫不及待的心情,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成酒呀!算了,就当是磨炼心性了。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,未来将有更长一段孤独的旅程等着我。渐渐地,身体里散发出香甜味和酒香味,深深地吸一口,我喜欢这个味道,小伙子们应该也很喜欢吧,脸上都很有成就感。而我也终于等到老师傅说:“温度可以,入窖”。随即,我就被放入了窖池,被踩得严严实实的,封了窖。这暗无天日的,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?

“呜呜呜……,我想家了!”这么晚了,是谁还在这里呀?原来是润粮时的小伙子,之前我见他手掌磨出的血泡破了又长、长了又破,我想他应该很累,也许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让自己放肆的哭一下吧。闻着封窖的紫红泥的味道,有一点想妈妈了。

“嘿,小伙子,坚强一点,你看我也是一个人在这里,别怕,我们都会变得更好的。”也许是听到我的安慰了,他擦干泪从地上起来,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,关灯走出车间。

过了一个月,终于重见天日。这次,我和糙沙投粮的小伙伴儿们汇合了,从农田里分别到现在,真是好久不见呀,我们开心的拥抱在一起。这便是酱酒工艺中的2次投粮,每次投粮50%,第一次叫下沙,第二次叫糙沙,混合后上甑蒸粮、摊晾、拌曲,再堆积发酵、入窖发酵。

再见,是生命的升华

再次进入窖池,我仿佛习惯了。还别说,繁星点点的夜空、潺潺流淌的赤水河还有灯火通明的厂区,这样的真的挺美,是以前的我从未见过的风景。凌晨4、5点的镇,人们还在美梦中沉睡,勤劳的人早已踏着月光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当身体里的酒香味越来越浓郁,我知道时间到了。第一缕阳光透进车间,我已经被行车从窖池吊出,再一次装入甑中。可别小瞧这上甑工艺,上甑的好坏直接影响出酒的产量和质量。“轻撒匀铺,知道吗?”老师傅手把手的向小伙子们传授经验。

这一次的热浪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猛烈,我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。渐渐地,身体变得越来越轻,像是灵魂出窍一般。沿着导管,兜兜转转,我又变成了液体。当我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一瞬间,听到了一整欢呼:“出酒啦!”抬头望了望,还是当时的老师傅,眼里盛满了欣慰,我终于变成了酒,不知道师傅还认不认得我?不过他这会儿可没工夫理我,正观察着酒花,“看花摘酒”呢,这是区分不同酒质的唯一途径,全凭老师傅的肉眼判断,看来姜还是老的辣。

上甑蒸酒、出甑摊晾、堆积糖化、入池发酵、上甑蒸酒,从下沙到末次取酒,这样的工序在酱香酒的一个生产周期内不断重复,便是9次蒸煮、8次发酵、7次取酒了。

悠长的时光,我们一起迎接每个清晨的太阳,一起欢送每个傍晚的晚霞。我变成了酒,当初那个哭泣的小伙子,眼神中的懵懂也已褪去,变得更加坚毅,我就说我们都会变得更好吧!而我也即将离开,去往下一段旅程。

“再见了,我的朋友!”

离别,奔赴新的征程

不多久,我感到一阵凉意,原来是到了储酒的坛库区,我被倒入一个很大的陶坛,师傅们说,这是酱酒醇厚老熟的奥妙。他们亲自为我盖上了“红盖头”,眼前又是一片漆黑,而我早已习惯了黑暗和等待。这一次,也许是3年,也许是5年,便渐渐陷入了沉睡。

1天、2天、3天……365天……730天……1095天,或是更久。斗转星移,我独自享受这漫长而孤寂的时刻,对于时间的执著超出了我的想象。但我知道,只要忍受住时间的考验,再次破坛而出时,将会迎来崭新的生命。

幸运的是,身边还有一个美丽的小姑娘陪着我,精心呵护着我。

“你知道吗?今年破百亿了。”小姑娘的声音划破了凝结的空气。

“当然知道呀!”我很想回应她。从来到,陆陆续续听着的故事,而后慢慢感同身受。百亿,对于酒企来说是一个门槛,对于来说,是从1952年开始孕育的一个梦,一代代人坚守在二郎滩头,想要竭力创下一份百年基业。在冲刺百亿的2020年,又突遇新冠肺炎疫情,只有人知道这份荣誉来得多么不易,他们也值得这一份回馈,美好的事物总是需要拼搏和等待的。所以只管努力,剩下的交给时间就好,我也将继续在等待中暗暗生香,只为再一次的相见。

从一粒高粱种子,到一滴醇香美酒,在一千多个日夜的雕琢中,我从青涩变得成熟,从轻盈变得厚重,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,再次离开将我将被冠以之名,而这也许就是永别。一千多个日夜里,我凝望过凌晨的美景,见证了百亿的荣光,分享了人的喜悦,惟愿你们平安喜乐,愿越来越好。时间呐,请您走得慢一点、再慢一点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