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十大娱乐网站官网

古人春节喝什么酒

来源: 作者:刘中才 日期:2022-02-24

春节喝酒,越喝越有。在中国的年俗文化里,喝酒始终是题中应有之义。随着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,现如今,喝酒也变得纷繁多彩。白酒、啤酒、葡萄酒,凡是能够想到的,自然是应有尽有。不可置否的是,在酒文化盛行的古代,古人春节期间同样以喝酒的方式营造浓郁的新年气氛。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,古人春节喝酒的品类也会因时而异。

先秦以前,古人春节主要喝“劳酒”。所谓劳酒,其实是一种统称,它并非特指一种酒,而是泛指一类酒。据《礼记月令》记载:“孟春之月,执爵于大寝。三公、九卿、诸侯、大夫皆御。命曰劳酒。”古人忙碌一年,没有功劳亦有苦劳,年终岁末,上至王侯贵胄,下达平民百姓,纷纷卸下满身的疲惫,用酒敬奉天地,以此庆祝春节的到来,并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。

这种“劳酒”是最为原始的粮食酒,古法手工酿造,没有掺杂任何添加剂,可以说是纯天然无公害。

自汉朝起,人们在劳酒的基础上推陈出新,椒柏酒成为春节期间的主打酒。汉代《四民月令》中记述:“正月之朔,是为正旦,子妇曾孙,各上椒柏酒于家长,称觞举寿,欣欣如也。”正月初一,阖家欢聚共饮椒柏酒,其乐融融。椒柏酒是在原始白酒中加入椒和柏两种植物泡制而成。现代人对其研究认为,椒柏酒的泡制过程比较简单,一般是在一斤白酒中加入花椒37粒,捣碎的侧柏叶7片,密封发酵一星期即可。

椒柏酒在魏晋时期也颇为流行。《荆楚岁时记》中有这样的记载,“俗有岁首用椒酒,椒花芬香,故采花以贡樽。”北周的官员庚信在诗中也说:“正朝辟恶酒,新年长命杯。柏吐随铭主,椒花逐颂来”。

依今天的眼光来看,椒柏酒并不好喝,花椒口感麻渍,柏叶更是苦涩,混杂在一起入口辛辣并不绵柔香,但是椒柏酒有祛病排毒的功效,因而古时春节喝此酒兼有养生的含义。

魏晋至唐宋,经济日渐繁荣,春节喝酒的风气也愈发浓郁,酒类也有增加,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屠苏酒。现代人熟知的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”指的就是春节期间喝屠苏酒。苏轼也有“但把穷愁博长健,不辞最后饮屠苏”的诗句。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说:“屠苏酒,元旦饮之,辟疫疠一切不正之气。”

屠苏酒一般是用大黄、白术、桂枝、花椒、乌头等中药泡制而成,具有益气温阳的功效,孙思邈在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言之“饮屠苏,岁旦辟疫气,不染瘟疫及伤寒。”苏辙说:“年年最后饮屠苏,不觉年来七十余”。陆游更是说“半盏屠苏犹未举,灯前小草写桃符。”

由此可见,屠苏酒在整个中世纪的年俗里占据着重要地位。这种酒的度数普遍不高,其中的白术、大黄原本就是中药材,属于保健酒的一种。

清朝春节的酒水已经不再局限于椒柏酒和屠苏酒,随着酿酒技术的成熟和经济条件的改善,酒的产量和品类都有改观。如《满文老档》中记载天聪六年“元旦”大政殿筵宴,每旗各设席10桌,用鹅5只,每桌备烧酒一大坛,共100坛。又如崇德四年“元旦”,大宴用母野猪8头、鹿22只、狍子70只、酸奶烧酒20瓶,平常酒80瓶。

烧酒属于蒸馏酒,其清如水,味极浓烈,度数高,质地纯,故其品相与酿酒相比更胜一筹。在清朝至民国,属于过年前后的必备酒。

纵观历史可见,古人春节喝的酒水既没有精致的外包装,也没有五花八门的式样,但是古人对酒礼的重视程度远超今天。一杯浊酒一年春,不仅寄托着古人对美好生活的神往,也饱含着对未来的满心愿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