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十大娱乐网站官网

“酒”是最美好的遇见

来源: 作者:葛亚夫 日期:2022-03-30

那一年,为照顾多病的父母,我从南方回到家乡。

嘴里虽然没说,但心里还是很失落,我告别了一个都市,也告别了一段爱情。幸运的是,因为写作的共同爱好,我结识了老乔、小崔、新胜等文友。在文学式微的时代,我们抱团取暖,在“文学梦”的路上,相互鼓励、彼此促进……

当然,少不了酒的润滑剂。

年末,老乔参加征文获了奖,奖品是。他拎着酒,拉我们几个去“练地摊”。夜色旖旎,晚风清爽。这,入口有些泼辣,入喉则绵柔多了,再往下,仿佛化为烟雾,心肝胃都遍寻不见。我举着杯,咋着嘴,调动全身所有细胞,还是找不着。

草色遥看近却无。这酒色也一样,还有些羞涩呢!在舌尖惊叫一声,在心跳上一压身,消失不见了。也不对,还是隐隐约约能感受到,就好像她躲起来了,偷偷注视着你,但你看不见她。

我放下酒杯:好酒!

老乔说:有眼光!这和茅台是一家的,不好都难。

几个人,一边品酒,一边谈天说地,聊文学作品,口舌生津,不亦乐乎。总有些相遇,美好、没有归期,就像我们,就像。

想起张爱玲的话:“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地问一声: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”他们笑;你这话撩妹好用,对纯爷们没用!

老乔问起我的婚事。我说,师从少林,光棍一条。

小崔和新胜撺掇老乔,给我介绍一个。老乔当了真,翻起手机,发给我一个号码:这女孩子挺不错,你们处处看!我借花献佛,把酒言谢。老乔一饮而尽,抹把嘴,诗兴大发,吟道:夜里小摊吃虾,流觞不辣。夕阳西下,酣饮者不想家。

我自嘲道:喝下,多想有个不想的家。

小崔和新胜拿出围城理论,说我知足吧,珍惜你大好的单身生活。老乔来了灵感,提议以入题,来个曲水流觞。

我鼓盘而歌:烧鸡望蒸鱼,酱醋清汤香。功名五三度,避暑,醉笑陪君三万场。

小崔红光满面:红烧肘,,满城夜色扶墙走。

新胜是酒中行家,说:将进酒,杯莫休,百年复何求。

我酒量浅,很快就头重脚轻,都感到地球自转了!回去时,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我坐在路边,拿凉风解渴,拿夜色解酒。忽地想找人说话,我打开手机,一个个黑色头像唯恐避之而不及。

我想起老乔给我的电话,就拨了过去。

记不得说了些什么,后来,她过来了。我虽吐字清晰,可一站起来,就乱了步法。她摇摇头,叫辆车,把我送回去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晚,从一楼到三楼,我们竟“走”了三个小时!

来而不往非礼也!第二天,我请她吃饭,向她道谢。出于礼节,我问她是否喝酒?她尽显巾帼风采:喝什么?白的?啤的?

我有点蒙,这是撞枪口上了。她豪气干云:古人会友,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我们也以酒会个友呗。那气场,直吓退我肝脾胃三军。我也想起那晚的来,就要了瓶。

正应了“色厉内荏”,刀子嘴豆腐心,三杯酒下去,她就“目似瞑,意暇甚”,问我是不是地震了?怎么啥都在转呢……

送她回家,从一楼到三楼,我们也“走”了三个小时!

我很难想象,弱不禁风的她,当初如何把我背上楼的?但我清楚,她就是我要找的人。就像,入口泼辣,风风火火;入喉羞赧,遥看近却无。这样的酒和人都可以执子之手、与子偕老。

尤里披蒂说,无酒之处无爱情。酒映人心,里有风和翅膀轻轻拂过,我在的滋味里看到同一个词:心心相印。